左翼21

14628203_1811089082461816_541542810_n 0

低級話術騙不到打工仔 請老老實實取消強積金對沖

在2012年,梁振英在其競選政綱承諾取消強積金對沖。現時梁特任期將完,最近政府向社會放風,有意透過取消長期服務金來避免對沖,以兌現「承諾」,並聲稱研究以失業保險代替長期服務金。這種企圖透過開「失業保險」這張從不存在的空頭支票來逃避取消強積金對沖的話術,擺明在欺騙市民,為老闆慳錢。你可能會問,如果政府真的搞失業保險,那麼......
《未竟的帝國:英國的全球擴張》書介 0

《未竟的帝國:英國的全球擴張》書介

文:阿寶(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助教編按主權移交以來,香港的人民接二連三受到來自中國的欺壓,在近十年間尤甚。相比之下,念著八九十年代日子相對安穩,不少港人便把前宗主國英國當成文明進步的象徵,甚至有人提出「歸英」的訴求。然而,事實上英國作為殖民者,同樣劣跡斑斑,累累血債遍及全球各大洲。阿寶介紹的這本關於英國帝國殖民史的著......
6.4 0

六四是現在還是過去? 八個途徑了解中國當下抗爭

每日,我們從報章和 Facebook 可以看到中國政府的貪腐和暴力、民間各種匪夷所思的騙案、超出科幻情節的環境污染。毫無疑問,這些荒謬劇每日都在中國發生。一天一天的反覆報導,把中國說成一個難以想像的煉獄。然後很多人就說,中國是改變不了的,不要理它把,這些與香港人無關,最好永遠無關。先不討論是否與香港人有關。但在這個「......
13323614_10154088929278260_8323124773519541016_o 0

由愛國憤青到民主左翼

文:毒min小弟自幼在網絡上受愛國主義薰陶,不知緣由地對中國共產黨抱有無限的憧憬,是個「語錄不離手 萬歲不離口」的愛國中二病少年。我曾經認為需要認同中共以抵抗西方的霸權,甚至覺得六四鎮壓也是無奈之舉。在右翼思想主宰的香港社會我可謂一個異例。隨著心智的發展,中國共產黨於我的虛幻魅力也逐漸消除,我也開始對中共暴政有了較實......
13327351_1121507674555493_2061980608885630527_n 0

向左轉:關心社會的另一條途徑 訪問左翼青年Karen

訪問、撰文:林雪盈和近年熱衷政治的年青人不同,Karen對政治產生興趣不是因為互聯網,也不是因為近年的大型社會運動。由於自幼家中管教甚為嚴厲,Karen小時候每天一下課就要回家要完成功課。做好功課後,雙親給予Karen唯一的娛樂就是看時事節目:「我由當時亞洲電視的《六點鐘新聞》,到翡翠台的《六點半新聞報道》一直看下去,......
投影片1 0

他們為移民工伸張權益 移民日卻在看守所度過

按:本文原刊於2015年12月20日《明報有關內地勞權人士的最新消息:六位被捕的維權人士當中,其中何曉波,朱小梅,鄧小明,彭家勇已分別取得取保候審。曾飛洋、孟晗仍然被關在看守所。曾飛洋的母親現嘗試向新華社、記者鄒偉、廣州公安番禺分局、廣州第一看守所、新華網提出民事訴訟,控告他們在報導原標題為《揭開“工運之星”光環的背......
投影片2 0

僱工撕裂 大家都輸 與其尋找偏方管治外傭 不如叫政府搞好託兒養老政策

文:飛除非慘絕人寰,不然,媒體總是站在僱主/港人這一邊。看著以偏概全或者扭曲事實的抹黑,外傭與認識他們的朋友看得心裡喊冤,奈何無力對抗強大的媒體。那邊廂,babykingdom裡的誤解、謾罵繼續炒得火熱。到底,兩邊的矛盾是否無法調和?是誰上綱上線?即使是受虐待的外傭,也沒說過一句「所有僱主都是壞人」,他們一直批判著制度......
工會 0

為何在荊棘中還要 以組織工人為業? 訪問工會幹事阿堅

訪問、撰文:許嘉寶一年前,剛大學畢業的溫柏堅(阿堅)選擇了加入 一個基層勞工組織當幹事。入行的決心源自於一次內地實習的經歷。大二的暑假,阿堅與數位同學到北京的勞工組織實習,該組織的主要服務對像為國內建築工人和非正規就業的女工。於一次工作外訪,阿堅親身感受到工人是如何沒有尊嚴地活著。他形容工人的宿舍「簡直唔係一個人住嘅地......
投影片3 0

[左岸]八十後工會理事: 阿煊和任希文

訪問、撰文:李峻嶸談到香港近年的工人運動,大眾可能會即時想起以中年男性為主力的碼頭工人和紮鐵工。年青人對參加工會不感興趣,或許是難以否認。但凡事總有例外。以下要介紹的兩位工會理事都是「八十後」的年青人。且看他倆是如何走進工人運動的行列之中。阿煊:另一條後雨傘路線二零一四年的佔領運動,無疑改變了很多香港市民的政治態度。不......
13217495_1175386455818331_4858505584418953025_o 0

[左岸]重新發現左翼

文:四哥「左」這個字對我來說本是相當負面的。小學時候,我是一個熱愛接觸時事和歷史的小朋友。從電視新聞、報紙和歷史課外書中,我看到的都是中共極權和腐敗的一面,而社會主義陣營在冷戰中也被資本主義陣營打敗。因此「左」一字在我心中的印象是保守和落後的。直到中學時期,這印象不單沒有改變,對它的反感反而更加強烈。在中學六年,我都有......